新聞中心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信息
央行降準有利於緩解經濟下行壓力
發布時間:2015-04-20     作者:陝西飘花影院煤化工集團有限公司   分享到:

為何此時降準——

符合當前經濟發展形勢,有利於緩解經濟下行壓力

419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自2015420日起下調各類存款類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這也是自去年以來兩次降息、一次降準之後,貨幣政策的又一較大動作。一季度各項經濟數據剛剛公布,貨幣政策為什麽選擇在此時“出拳”?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陸磊認為,此時降準主要是出於三方麵考慮:

一是確保流動性保持穩定。從金融統計數據看,3月末,廣義貨幣供應量M2增長11.6%,比去年同期低0.5個百分點。M2增速回落主要原因是外匯占款同比明顯少增。今年一季度,外匯占款餘額26.82萬億元,一季度減少2521億元,同比少增1.04萬億元。其中,3月份當月減少2307億元,同比少增4048億元。為穩定基礎貨幣投放,保持M2平穩適度增長,在4月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是合適的。

二是確保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能力保持穩定。一季度金融機構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3.61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多增6253億元;占同期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的78.3%,比去年同期高24.1個百分點。降低存款準備金率有助於促進存款類金融機構具備足夠的可貸資金以保持信貸支持實體經濟的能力。

三是確保實際融資成本穩中有降。3月末,企業融資成本為6.83%,比上年末下降12個基點,比上年同期下降50個基點。但考慮到生產者價格指數一季度下降幅度較大,為-4.6%,意味著扣除價格因素,企業實際融資成本仍然較高,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將增加商業銀行長期低成本資金,促進社會融資成本進一步降低。

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認為,剛剛公布的一季度和3月份經濟數據顯示,經濟下行壓力還在持續加大。從社會融資規模看,表內信貸以外的融資也比預期要少。因此,此次降準主要是應對經濟下行壓力,同時也是對衝外匯占款放緩導致的貨幣投放量減少,維持社會流動性的適度充裕。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除考慮到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大,從中長期看,互聯網金融和近期股市活躍表現都分流了部分存款,未來存款數額的增速一定會放緩,因此在此時選擇降準十分必要。“據粗略估算,此次降準將釋放1.1萬億元到1.5萬億元的資金。”連平說。

政策意圖何在——

“接棒”降息,搭配使用緩解企業融資貴、融資難

專家認為,此次推出下調存款準備金率,降準適時“接棒”降息,貨幣政策工具搭配使用,能夠更有效緩解企業融資貴、融資難。

連平分析,去年開始已經有兩次降息,融資成本已有所下降,貸款利率也有所降低,需要降準來配合降息更好地發揮作用。

除全麵降準外,此次降準同時注重定向調控。對農信社、村鎮銀行等農村金融機構,將額外降低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並統一下調農村合作銀行存款準備金率至農信社水平;對中國農業發展銀行額外降低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對符合審慎經營要求且“三農”或小微企業貸款達到一定比例的國有銀行和股份製商業銀行可執行較同類機構法定水平低0.5個百分點的存款準備金率。

“平均來看,存款準備金率降低了1.5個百分點。”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校長助理丁誌傑說,此次降準能有效降低銀行吸收存款的壓力,為降低貸款利率提供空間。

丁誌傑表示,此次定向降準能夠起到有效降低利率的作用,也加大了對國民經濟發展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今後應當延續降準、降息搭配使用的方式,通過降準有效引導市場利率下降,再配以降息,從而更好地發揮貨幣政策作用,恢複實體經濟發展活力。

彭文生認為,就緩解企業融資貴、融資難而言,此次降準的政策效應體現在兩個方麵:從銀行信貸角度看,降準能夠降低銀行資金成本,這有利於增加貸款需求,銀行的放貸意願也會提高。此外,降準也會提振資本市場信心,這將促進直接融資規模的增加。

連平表示,此次降準是總量與結構相結合的調整,既有普降又有定向,能夠為降低融資成本,減輕社會經濟增長壓力,緩解企業融資貴、融資難,促進實體經濟發展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力度為何加大——

該出手時就出手,未來貨幣政策仍不改穩健基調


相比於此前2月份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此次降準力度加大,超出預期。“這表明在經濟下行壓力大的情況下,宏觀政策該出手時還是會出手。”連平分析,此次降準釋放的流動性,對於整個市場來說規模不是很大,有助於市場流動性保持在合理狀態。考慮到近期股市、樓市發展較為活躍,此次降準能有效降低市場流動性壓力,保持經濟平穩運行。

關於降準力度,陸磊表示,此次存款準備金率下調起到兩個作用。一是釋放商業銀行可貸資金。在外匯占款少增約1萬億元的背景下,普降1個百分點的存款準備金率大致可以對衝外匯占款少增所帶來的影響。因此,貨幣政策仍然處於中性狀態。二是提高貨幣乘數。降低存款準備金率的後續影響在於新增存款可以按照更高的比率放貸,使得金融機構具備可持續的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融資能力。

從當前經濟發展數據來看,銀行負債成本高、存款壓力大,此次降準是針對實際情況進行的合理調整,降準幅度是適度的,連平認為,“貨幣政策穩健基調並未改變”。

關於未來政策發展的方向,陸磊指出,無論從實際融資成本還是流動性總量看,準備金率下調起到了精準對衝作用,貨幣政策仍然保持中性、穩健。並且此次降準除了普降,還針對村鎮銀行、農信社、農合行、農發行實施定向降準,這意味著更有針對性地麵向小微企業、“三農”、重大水利工程的定向支持,以改善我國經濟運行中的薄弱環節。

陸磊表示,未來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更加注重鬆緊適度,更加注重預調微調。通過綜合運用貨幣信貸政策,推動金融活水流向實體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