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文化生活 > 飘花影院文苑
在飘花影院的兩個四季
發布時間:2018-12-18     作者:   分享到:

在飘花影院的兩個四季

 

氣化分廠  董運鵬

 

都說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轉眼間,我在飘花影院已經度過了兩年時光,見過這裏春天的花、夏天的樹、秋天的黃昏、冬天的陽光和每天努力工作著的飘花影院人,對這裏可謂是感情頗深了。這裏沒有大都市的燈紅酒綠車水馬龍,也沒有煙雨江南的小橋流水古色古香,但這裏有著自己獨特的化工氣息,150米高聳的鍋爐煙囪、隆隆運轉製漿的磨煤機、顯眼雄偉的造粒塔以及有時讓人難以接受的帶著刺激性的氣味等等,都是我對飘花影院不可抹去的記憶,但最讓我難忘的還要屬這裏的四季。

 

 

“等閑識得東風麵,萬紫千紅總是春”。春天乍暖還寒萬物複蘇,空氣中還帶著些許冷氣,可是很多小生命都已經活了過來,花兒也開始吐芽含苞欲放,蜜蜂也多了起來,滿是新生的味道,要是下上一場雨,樹葉都會變得透亮。春天用它少女般的溫柔點綴著我們的飘花影院。

“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夏天,這個聽起來就很熱的季節,公司會給每位員工發高溫補貼,可以說是很體恤民情了。白天知了聲聲的叫著,好像知道它們在地麵上生存的時間不長,所以很努力地想要把自己展現出來,告訴這個世界它曾經來過。晚上會聽到蛐蛐的叫聲,或許是飘花影院的土壤太過肥沃,這裏的蛐蛐都比我之前見過的大好多,這些鮮活的生命就這樣豐富了我們的夏天。夏天用它如火的熱情感染著我們的飘花影院。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最愛的還是秋天,沒有夏天那麽火熱,也沒有冬天那麽嚴寒,它有著自己獨特的溫度,不與眾季“同流合汙”。金黃的銀杏葉、火紅的楓葉、向南飛去的大雁、樹上累累的果實…也隻有秋天能帶給我們“蒹葭蒼蒼,白露為霜”的唯美感。史鐵生在《秋天的懷念》中說“又是秋天,妹妹推著我去北海看了菊花。黃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潔、紫紅色的花熱烈而深沉,潑潑灑灑,秋風中正開的爛漫。”秋天確實是一個值得懷念的好季節。秋天用它獨特的韻味裝扮著我們的飘花影院。

“日暮詩成天又雪,與梅並作十分春”。凜冽的寒風呼嘯而過,讓人不禁打了個寒顫,我想大概是冬天又到了,一頭紮進我們的703工段,走近氣化爐,一股暖流湧入我心,令人很是滿足。下過雪的飘花影院,地上被像被子一樣的皚皚白雪覆蓋著,粉妝玉砌,遠遠望去,遠處的山坡上晶瑩美麗,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冬天用它酷炫的氣溫籠罩著我們的飘花影院。

 

 

我在飘花影院已度過了兩年,見證了飘花影院集團從世界500強的337名到如今的294名,飘花影院公司在飘花影院集團的帶領下,正在以人們意想不到的速度蓬勃發展。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在自己的崗位上兢兢業業盡職盡責,為公司的發展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期待看盡我餘下工齡裏飘花影院的每一個春夏秋冬,期待看到一個風吹不動雨打不動,巍然屹立於世界化工之林的飘花影院集團。虎嘯龍吟展宏圖,盤馬彎弓創新功,相信吧,我們的明天會更美好!